<strong id="2mu11"></strong>

    <optgroup id="2mu11"></optgroup>

      <legend id="2mu11"></legend>

    1. <optgroup id="2mu11"></optgroup><ol id="2mu11"><output id="2mu11"></output></ol>

      學電競到底有沒有前途 賺到錢家里也就理解了

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8-11-12 15:12:56
      • 來源:錢江晚報
      • 閱讀:
      導讀:
      自從2016年“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”成為教育部的增補專業之一后,全國有不少院校開設了這門課程

        自從2016年“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”成為教育部的增補專業之一后,全國有不少院校開設了這門課程,有的甚至直接開設電競專業,當時就有聲音質疑“打游戲還能獲得文憑?!”

        關于電競,一直有不同的聲音,有說法稱“中國太多的孩子沒有接受過體育運動的熏陶,用通俗的話說就是都還沒嘗過體育運動鍛煉和成就的快感,就立馬被電競給俘虜了。”這也是許多家長的共憂。

        在浙江,有一位學計算機的大學老師早在2011年就開設了電競公選課,至今已有1000多名學生選修過該課程。

        今年6月份,浙江首個電競學院宣布掛牌成立。在杭州,還有一個電競小鎮。

        學電競到底有沒有前途?圍繞電競的產業又做得如何?錢報記者進行了調查。

        探訪電競小鎮:人氣在旺起來

        杭州電競數娛小鎮位于下城區武林新城石橋街道,這個去年正式啟動建設的小鎮規劃總面積3.1平方公里。截至9月底,小鎮累計引進電競數娛上下游企業120多家,其中72%和電競行業相關。

        8日上午,錢江晚報記者來到了這個電競數娛小鎮,小鎮里進出的都是年輕面孔,人并不是很多,略顯冷清,寫字樓里,有些公司的牌子已經掛出來。

        iG奪冠的消息已影響這里。小鎮辦事大廳里,一位年輕女孩得知記者來采訪,立刻說,“是因為那個iG奪冠嗎?”

        “其實從今年開始我們就能感到全社會對電競產業的關注在增加。” 杭州電競數娛小鎮管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,有兩個跡象可以說明這一點,一是主動到管委會來問詢,有意入駐這里的企業增多;二是很多部門、機構主動提出來想和小鎮進行一些資源上的對接,“以前都是我們主動去的。”

        咬牙堅持到現在,算是看到了曙光

        陳彥林是杭州中競體育發展有限公司的負責人,作為圈內人,他說iG贏得冠軍是絕對利好。

        “使這個行業獲得政策上的認可,推動社會觀念的改變,以前都覺得是玩物喪志,現在能認可是種體育競技。”

        1981年出生的陳彥林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現在這家公司。他形容早幾年的電競行業是野蠻生長,“沒有規則,沒有保障,很多人都是憑著興趣在做這件事。如果說以前看好這行,純粹是因為個人喜好,而現在,則是看好整個行業的產業鏈。”

        “我們公司2013年前后是最艱難的時候,因為社會對電競有偏見,日子不好過。” 陳彥林說,那個階段有很多人退出這個行業,“少部分人咬牙堅持到現在,算是看到了曙光。”

        去年9月份,陳彥林將公司從城西搬至小鎮的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這里的產業配套政策好。從兩年前開始,陳彥林感覺到身邊做電競的人漸漸多起來,這樣的公司也如雨后春筍一樣冒出來。陳彥林非常看好電競產業,“肯定會超過以往任何的傳統體育項目。”

        靠電競賺到錢,家里也理解了

        杭州電競數娛小鎮在成立之初,就做了一件在電競行業頗具影響力的事,那就是促成LGD俱樂部及其LPL(英雄聯盟)賽事落戶小鎮。目前,可容納800人的LGD聯盟電競館已投入試運營。

        LGD俱樂部在電競數娛小鎮的辦公室還未掛牌,這里主要是選手們進行訓練的場地,兩間辦公室里擺滿了電腦。

        20歲的陸瑞(化名)捧著一碗粥,邊吃早飯邊打開電腦。他3年前作為職業選手踏入電競這一行。

        “我以前就是網癮少年嘛,高中沒讀完就出來了。”陸瑞有些自嘲地說,“一開始家里肯定不支持,后來能賺到錢了,他們也就不說了。”

        陸瑞形容自己的生活是,吃飯睡覺打游戲,每天訓練10多個小時,目前為止,大大小小的比賽打了上百場。

        說起打電競和一般玩網絡游戲的區別,陸瑞直呼:差別大了。“一般人是娛樂,我們是職業。我們平時訓練,輸了就要不斷復盤,不斷練習,不是外界看的每天打游戲那么簡單。”

        學校里的電競課:電競不等于網游

        “其實我最初的設想,就是自己感興趣,又‘投學生所好’吧,我是學計算機的,對電競有所了解,那就開一門課讓學生能夠放松下,也能學點東西拿個學分。”

        2011年,浙江理工大學信息學院80后教師周維達,開設公選課“世界電子競技大賽概論與實踐”,上課地點在學院實驗室機房,人數限定在100人,每周一課。

        因為“電子競技”的字眼,這門課格外引人關注。

        “我們寢室三個人都報,只有我搶到了。”上學期選了這門課的大三男生杜同學說自己很幸運。

        “其實這門課不是單純玩游戲,周老師會介紹一些電競的發展史以及相關的理論知識。其實,電競不等于網游,這是一上課老師就會強調的,我就是沖著能多了解點電競知識來的。畢竟,真說玩游戲的體驗感,學校的機房肯定比不上專業網吧。”杜同學稱。

        “選課男女生都有,課也沒讓我們失望。”一名女生表示。

        周維達坦誠自己的公選課和電競的專業課不是一個層次,“我這課就講點基本的知識和技能,而專業的肯定要涉及很多課程,還可以跟行業管理、產業鏈等掛鉤。”

        周維達還指出,“中小學生還是要少玩游戲,職業電競選手這條路不是想得那么簡單。想要成為業內高手,每天不訓練個10小時是不可能的。一定程度上,可能比上學還累。”

        錢報記者了解到,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是2016年9月國家教育部增補的13個專業之一。

        今年6月份,浙江東方職業學院和溫州超神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舉行簽約儀式,共建我省首個電競學院。

        據該學院產學合作處張小冰老師介紹,電競學院已掛牌成立,但還未正式招生。他表示,最早明年招生,初步計劃一個班50人。

        年輕人需要自我認同和未來出路

        在烏鎮互聯網峰會上,霍英東集團副總裁、亞洲電競協會主席霍啟剛談到電子競技時表示,電子競技雖然是網絡文化的一小部分,卻已是全球規模第二大的體育項目。比賽事更重要的是架起年輕人之間的溝通橋梁,幫助他們尋找職業價值和存在感,自我認同和未來出路。

        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說,娛樂不代表淺薄,大眾文化永遠要面向年輕人。

        在烏鎮,一場以電子競技為主題的咖薈于7日下午展開,電子競技的現況和未來發展的方向,成為嘉賓們關注的熱點。

        錢報記者了解到,近年來,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電競市場。不過,電競行業巨大的人才缺口,導致行業發展面臨問題。

        根據伽馬數據2017年5月發布分析報告稱,我國電競行業從業人員達到5萬人,行業人才缺口達26萬。這其中,除去電競選手的缺失外,電競實務管理的崗位,需要從業者對電子競技的規則及運作模式都具備深入的了解,同樣存在一將難求的現象。

        玩家電競CEO趙品奇表示,調查發現,熱衷電競的人群中,18-25歲的群體超過8成。而在案例中,大學生占比超過5成,“目前的情況在好轉,很多家長對于電競的理解不再像過去那樣抵觸。”

        在上海視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負責人趙明義看來,人們對電競的觀念正在轉變,電競不是一個“玩”的行業,而可以成為一項事業。

        趙明義覺得,iG的奪冠令人振奮,電競行業也已經超越自身核心市場,與其他行業有越來越多的接觸和關聯。電競行業是一個體系化的行業,其衍生行業能撐起數十億的產業規模,所以電競人才的培養刻不容緩。

        騰訊電競總監金亦波覺得,他們現在要做的是正確引導和發展電競行業,并且逐步將現存問題化解。但他表示,“還是要更理性些。

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全本免费三级小说在线阅读